400-6699-819
  • 产品名称
  • 关键词
  • 产品型号
  • 产品摘要
  • 产品描述
  • 全文搜索
产品详情

神奇氢气专治“等不及”

浏览数量:24     作者:孙学军     发布时间: 2017-11-14      来源:原文转载自:2017-11-03 孙学军 氢思语

原文转载自:2017-11-03 孙学军 氢思语

年轻血液能治疗老年性痴呆,这个研究结果让人兴奋。至少给老年痴呆患者的治疗带来一个新希望。当然年轻血液也是有限资源,这是一个比较大的制约因素。将来的研究会在确定分子基础的前提下,找到具体发挥作用的分子,这样可以进行大量人工制造,而不需要从年轻人血管中采集。大家注意到文章中的一些信息,临床研究特别强调的是安全性和有效性,这个初步研究结果也是重点强调安全性,对有效性是保留态度的。要注意一个学术界的观点,学术尽管强调机理和安全,但是对具体患者来说,有效才是最重要的标准。因为患者根本没有时间等到你把道理搞明白,只需要告诉他效果不错,没有危害,或危害不大,这就足够了。


所以我为什么说氢气医学让人神往,关键就是这种方法的安全性太高了,甚至到了不需要考虑的程度,而且这种方法确实有作用,已经有大量的动物和临床研究证据,虽然这些证据没有达到临床药物的标准,但是因为这种方法实在太安全,只要有有效的可能性,对某些患者来说,都是值得尝试使用的。因为具体某些患者,根本等不及,因为没有好办法给他们提供。例如痴呆患者等不及,癌症晚期患者等不及,心肌梗死的患者也等不及。(非学术观点,引用请慎重)

 

给老年痴呆症患者年轻血液的小规模临床试验也是有争议的临床研究,最新透露的消息是这种方法是安全的。当然输血本身是一种成熟的临床疾病治疗方法,安全也属于理所当然的结果,但是作为一种临床试验,尤其是这种有一定争议的临床试验,安全性仍然是首先要有明确的证据。初步研究结果暗示这种方法对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日常生活有改善,这才更值得关注,意识是说效果不错。尤其是在阿尔茨海默病临床药物研究频频失手的当前时代,也给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治疗带来新的希望。


参与试验的研究人员强调说,这一研究只有18人,只是探索这种疗法的第一步。斯坦福大学神经病学家Tony Wyss-Coray说,这是一个非常小的试验,结果不应该被过度解读。意思是,虽然研究结果不错,但还不能最后得出这种方法真正有效的结论。

试验由加利福尼亚州圣卡洛斯创始公司Alkahest负责。结果表明,该方法是安全的,暗示可提高痴呆症患者日常技能如购物或做饭的能力。该团队计划在11月4日在波士顿举行的第10届阿尔茨海默病临床试验会议上介绍结果。


Wyss-Coray等测试了54到86岁患有轻中度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每周给18名受试者输入18-30岁献血者的血浆,血浆就是血液除去细胞的成分,对照组在输入生理盐水,治疗持续4周。研究期间监测评估受试者的认知技能、情绪和生活自理等一般能力。研究未发现严重不良反应。注射血浆治疗对认知没有明显影响,但两种日常生活技能都显示出显着改善。


开展年轻血液治疗人类疾病的人体试验源于早期共生动物实验,共生动物实验是把两只啮齿动物血液系统通过外科手术连在一起,目的是了解一只动物循环内分子进入另一种动物时会发生什么。Wyss-Coray小组的共生动物实验结果发现,年轻动物能帮助年老动物抗衰老,并能治疗许多衰老相关疾病。一系列让人惊叹的研究导致后来开展的年轻血液抗衰老治疗老年痴呆的人体试验。不过Wyss-Coray小组现在计划使用去除了大部分蛋白质和各种生物分子的血浆,他们在小鼠中的实验中发现,使用这种去除大部分蛋白的血浆效果比全血浆的效果更好。


微信图片_20171114151413.jpg

该输血临床试验存在争议,因为血浆活性分子非常多,导致的潜在治疗效果很难预测。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神经病学家Irina Conboy等进行了一系列共生动物实验。将基因匹配年轻和年老老鼠缝合在一起,发现年轻的动物血液成分确实能进入老年动物组织内,例如在心脏和大脑都能检测到年轻动物血液中的成分。需要强调的是,要证明某种药物和方法有效果,就需要有办法标记和确定这种成分能到达目标组织,例如你要证明年轻血液对痴呆有效果,就要证明年轻血液的成分能进入痴呆动物脑组织内,否则假说推测就存在罪犯不在现场的尴尬处境。但Irina Conboy表示这些影响可能是通过在血液中的各种因素复杂相互作用实现的,进入临床应用前仍然需要更充分的研究。她的意思是说,血液毕竟是非常复杂的成分,输血治疗发挥作用的道理可能比较复杂,虽然有证据说明血液成分可以到达目标组织,但也不能证明就一定是在脑内发挥作用,有可能有更复杂的作用方式,在没有弄清楚这种作用的道理前,不要轻易用于临床。这都是冠冕堂皇的学术外交辞令,大家听听就好了。

微信图片_20171114151542.jpg

但Wyss-Coray说:“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可不愿意等到具体分子机理完全弄清楚后再使用”。不是患者不愿意等,是患者等不起,等你把分子机制弄清楚,这些患者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到底是分子机制重要,还是临床疗效重要,这是不言自明的道理。学者们吵架就是不一样,从不同角度说,都很有道理。


他说,输年轻血是阿尔茨海默氏病的一种全新方法,并不是基于流氓淀粉样蛋白β或tau分子的所谓经典理论,其实从这种流氓蛋白出发开展研究,发表了无数学术论文,提出并研究了大量治疗药物,没有一个最终走向成功。哪有什么资格去指责什么新疗法,有效就是真功夫,有效果安全性强就是临床最支持的方法。


尤其重要的,用于此目的的输血不需要美国FDA批准,一些美国公司已经推广这种疗法,并收取高额费用。年轻血液开始增值了,年轻人不用买肾,越年轻血液越贵,而且只需要血浆。


另外一个相关消息是,最近有学者利用共同循环动物发现,老年性痴呆可以通过外周物质影响到大脑,甚至证明老年痴呆具有潜在的传染性。细节可看:输血或能传播老年痴呆。



 © 2017 立川水素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领动创造